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地州 > 列表

外國人愛上北京的 101 個理由|單讀

來源:未知  時間:2017-07-07 12:57
外國人愛上北京的 101 個理由|單讀


雷立柏是一位研究古典語言學的奧地利學者,任教于人民大學,至今已在北京居住20 年之久。他稱北京為自己的“精神家園”,《我的靈都》便是他獻給“家”的隨筆集。在書中,雷立柏站在“局外人”的角度,講述了京城鮮為人知的歷史,并細數出101 條外國人愛上北京的理由。

雷立柏一直自稱為“世界公民”。他認為,不同文化間的差異并不妨礙彼此傾聽和融合。“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曾深深植根于中國社會,自十八世紀以來,北京逐漸擺脫孤立的局面,小心翼翼地同外部世界接觸,發生摩擦和碰撞,留學生和傳教士曾作為北京連接西方的橋梁,西方世界也亟需了解這座蘊含潛力的神秘之城。但過程總非一帆風順,對外部世界的“無知”,曾使中國一度陷入固執、懷疑和抗拒的泥沼,那些不受歡迎的歷史也漸漸被國人所遺忘......

外國人愛上北京的101 條理由

(奧) 雷立柏

北京第一批留歐的學生

今天很多大學生,甚至高中生都會到國外學習,中國人去國外留學沒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如果考慮到清朝直到1894 年都禁止中國的學校使用傳播“西學”的教材,就可見這種變化之大。在1894 年之前,出國留學的青年都需要悄悄地離開這“封閉的”大清帝國。

早期出去的人包括山西人樊守義,他于1707 年至1718 年間在意大利學習,1720 年還請康熙看他的《身見錄》。康熙如果是一個開明的領導,他應該會派遣一些中國青年到歐洲學習。然而不僅僅康熙沒有這個想法,就連在他的皇宮服務的外國傳教士好像也沒有提出這樣的建議。

在康熙朝廷工作的外國人中有馬國賢(Matteo Ripa,1682—1745),他是意大利人,1710 年至1723 年在北京朝廷擔任畫家和刻板家。他有一個新的想法,即在意大利的那布勒斯建立一家培養中國神父的學院,因為他感覺到,在中國無法培養出很好的神學家和傳教士。

因此,1723 年,他與四名中國修道生和一位語言老師一起啟程,先到澳門,而后航海到意大利。1724 年11 月他們六人到達意大利的那布勒斯,這是馬國賢的家鄉。他們的旅途還比較順利,因為雖然花了一年的時間,四名學生總算安全地到達了目的地。這四名學生中有三個來自北京地區:一個是順天府人,兩個來自直隸固安(北京以南40 公里),一個來自江蘇金山。

這四個人算是從北京派到歐洲的第一批中國(北京)留學生,所以1723 年應該是值得北京人紀念的一年。彼時開始了一個偉大的傳統,而這個傳統實際上一直沒有中斷,因為從1723 年以來,在意大利的那布勒斯學院中一直有一些中國人學習拉丁語和意大利語,同時也有一些歐洲人向他們學習漢語。馬國賢的那布勒斯學院可以算是歐洲最古老的漢語教學機構!

早期中國留洋學生合影

誰是北京的第一批留學生呢?第一個人是谷若翰(外文名稱: Joannes Baptista Ku ),1701 年出生在順天府,1714 年在北京進入修道院,1717 年宣發圣愿,1723 年到1724 年到意大利,1734 年1 月17 日被祝圣司鐸,同年回中國,被派遣到四川和直隸傳教。他回來后為中國教會服務近三十年,1763 年1 月25 日在北京去世。很遺憾,無論是車公莊外的天主教墓園(利瑪竇墓)還是原來正福寺的墓園(現在在五塔寺)都沒有“谷若翰”的墓碑——我們不知道北京第一名去歐洲留學的人葬在哪里。

第二個人殷若望(外文名稱: Joannes Evangelista In )來自直隸固安,也可以算為北京地區的人,雖然固安縣今天屬河北廊坊市。殷若望于1705 年出生,1714 年在北京進入修道院,1723 年與馬國賢一起離開北京,在那布勒斯學習十年之久,1734 年被祝圣司鐸,同年9 月被派到中國。一年后( 1735 年11 月15 日)他不幸在湖南湘潭去世。 

與他一起離開北京的還有黃巴桐(外文名字: Philippus Hoam ),他1712 年出生于直隸固安,1719 年接觸修道院生活,1724 年到那布勒斯學院,1739 年宣發圣愿,1741 年被祝圣司鐸,但1760 年8 月才返回中國,被派到直隸。他于1776 年4 月26 日去世,但學生名單上沒有顯示出他在哪里去世。

第四位從北京出發的中國留學生沒有回國:吳露爵( Lucius Vu , 1713 — 1763 )是江蘇金山人,1724 年在那布勒斯開始學習,而且學習的時間很長,他于1741 年才被祝圣司鐸,后來去羅馬服務,1763 年8 月在羅馬去世。

今天,每年都有很多留學生從北京出發去歐美學習,但其中又有多少人能意識到,最早的留學生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到達目的地并完成學業呢?

北京的“魔鬼”:無知

從歷史上來看,長期與“開明”“改革”“教育”作對的力量是官場的“無知”和“愚民政策”。官員們和政治領導當然不愿意聽到社會上的問題、缺點和不足,因為這些問題都可以理解為對其政治的批評。因此,“報喜不報憂”是政治家的天性,背后其實是一種“誰是朋友誰是敵人”的“黑白分明”思想。

這種“黑白分明”的思想實際上是中國最大的敵人和“惡魔”。如果沒有“世界主義”的胸懷,沒有“人人都是上帝的兒女”“人人都是罪人”的信仰,那么真正的國際合作是不可能的,因為總是會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

當利瑪竇、湯若望、雷孝思、馬國賢、馬夏爾尼、丁韙良、李提摩太和樊國梁來到北京時,他們都想推廣新知識,都想幫助中國,但當時他們被懷疑,不受重視,無法自由活動,無法創辦新型的教育機構。一直到今天,他們在歷史書中也很少得到同情性的理解,比如“傳教士”這個詞經常和“帝國主義”和“外國侵略”聯到一起,所以“傳教士”在現代漢語中似乎是一個“貶義詞”!但在我的心目中,這些人都是偉人,他們的犧牲和投入為中國帶來了好處。

雷立柏

最近幾年北京也出了一些關于外國傳教士的傳記。在一本書的封面上,我看了這樣的話:“中國人是一個知恩圖報的族群,滴水之恩必當涌泉相報。然而由于各種原因,我們今天對利瑪竇以來的傳教士還缺少一個道歉,缺少一聲感謝,缺少一句對不起。”

看這些話時,我覺得特別寶貴,因為之前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話!如果在1950 年代、1960 年代或1970 年代公開發表這樣的話,后果是不可想象的。為什么大部分在中國服務過的外國人不被紀念?這種思想仍舊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黑即白的思想。

由于這種思想,中國人無法承認鴉片戰爭和“不平等條約”為中國的現代化帶來了一些好處,也不能承認日本文明在1895 年到1915 年間為中國的現代化提供了那么多好的資源。歷史需要很客觀地研究——雖然只有上帝是完全客觀的——但“盡可能客觀”是一個重要的研究原則。

明清時期,北京的“惡勢力”(歐洲人稱之“魔鬼”)可能就是對于外界的“無知”。因為多年的閉關鎖國政策,懷疑外來的文化、知識已經成為很多人的“天性”,所以一種建設性的溝通幾乎是不可能的。中國的皇帝沒有學習俄羅斯語,沒有學習拉丁語,也沒有學習英語,這樣也無法進一步推動教育的國際化。

在19 世紀末,對于外界的“無知”演化為極端的排外情緒,并奪去了很多人的性命,同時也繼續阻礙著新知識和新學的傳播。李提摩太于1886  年寫下的《七國新學備要》面對的,是清廷的蔑視。用形象化的語言可以說,李是在“與魔鬼搏斗”,“與無知拼命”。

這種搏斗在1900 年后、1920 年后,甚至在2000 年后仍然繼續。中國人有歷史感,但這種“歷史意識”更多是針對唐、宋、明三代,而對19 與20 世紀的歷史,“由于各種原因”無法“知恩圖報”。于是,英斂之被遺忘了,而樊國梁也被遺忘了。

“五四運動”資料圖片

第二個“惡魔”是情緒化地夸大事實。比如情緒化地夸大事實導致五四運動期間學生不理性地用暴力去焚燒腐敗官員的住宅。我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我經常感謝上天,因為我來北京是在1995 年,而不是1965 年或1975 年!在和平的時代為什么還要用暴力呢?

“夸大”有很多表現。在1900 年前,有人散播謠言說,外國傳教士辦孤兒院是為了制藥,要挖出小孩子的心、眼睛,等等。造謠的人和喜歡聽謠言的人都有罪,因為這些謠言會阻礙雙方的溝通與合作。今天有誰會把“對方”的缺點“夸大”呢?哪些“謠言”或夸大的說法會阻礙長期的合作與和平往來?孔子所說的“君子成人之美”讓我深思。在今天的世界中,哪里有一些人被“妖魔化”呢?

北京的外國人回來了

從蒙古時代開始,北京一直都有外國人。然而,到了康熙末年和乾隆時代,對外國人的管理和限制越來越嚴格。康熙和乾隆的政策是為皇宮吸引優秀的外國專家,但又不讓外國傳教士很自由地接觸鄉間的中國百姓。因此他們都不太支持中國天主教的發展,最多就是容忍它的存在。

到了18 世紀末,教會受的壓力越來越大。比如,1784 年山西、陜西、四川、貴州等地掀起了仇教的風潮。當時一共有18 名在鄉間秘密活動的外國傳教士被逮捕,并被押送到北京,乾隆下令將他們囚禁。

到1785 年春天,已經有三名傳教士病死獄中。1785 年7 月,巴黎外方傳教會的吳斯德望( Etienne Devaut )和賁若瑟( Joseph Delpon )在北京的監獄中去世,而幾個月后意大利方濟各會修士畢亞基尼( Atto Biagini )也在獄中去世。 

1785 年11 月9 日,乾隆皇帝終于回應了那些在朝廷供職的傳教士的聯名懇求,決定釋放仍然活著的12 名外國傳教士。其中大多數人選擇繼續留在北京。不過因為嘉慶皇帝和道光皇帝都沒有繼續聘請新的外國專家來朝廷工作,所以在北京的外國人人數逐漸下降,到1810 年時就很少了,1820 年只留下四名葡萄牙遣使會會士,其中一位就是畢學源(Pires-Pereira)主教。

1838 年11 月2 日,畢學源主教在北京逝世,他是在北京工作的最后的天主教傳教士。直到20 世紀初,他的墓碑仍然保存在車公莊外的柵欄墓園,墓碑的拓片也還在,上面還用拉丁語寫著: A Russis sepultus (由俄羅斯人埋藏)。這說明當時為他舉行葬禮的是駐北京的俄羅斯教士團的人,因為北京的天主教中國司鐸都離開了北京,他們已經于1828 年遷到了張家口地區的西灣子。

中國古代的傳教士

這里的俄羅斯人指的是康熙時代以來駐北京東直門內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士團。在19 世紀初,北京天主教和俄羅斯東正教教士之間的關系應該是相當好的,因為畢學源在1838 年11 月去世之前,將宣武門南堂藏書樓和柵欄墓地產權轉交給了俄羅斯東正教教士團的大司祭魏若明( Beniamin Morachevich ),請他保管天主教的教產。

畢學源一去世,南堂教產被中國官方沒收了,住房被拆除,教堂也被查封。在此之前,皇帝已經下令查封或拆除了很多教產。1826 年10 月,畢學源已經成了唯一一位留在北京的外國天主教教士。在1826 年到1838年間,他目睹了北京教堂一座座被毀:1826 年北堂的住房被迫出售,1827 年北堂被毀;留下的是南堂、柵欄和正福寺。

1840 年代和1950 年代的北京有個共同的特點,即在北京沒有西歐人士,只有一些俄羅斯人。1840 年的俄羅斯人屬于東直門內俄羅斯東正教的教士團,而1950 年代駐北京的俄羅斯人是一些外國專家和技術人員。隨著1958 年前后蘇聯和中國的關系惡化,所以這樣的人也越來越少。

在中國天主教歷史上,有一個人和“外國人回北京”的事件有特別的關系,就是孟振生主教( Joseph-Martial Mouly , 1807 — 1868 )。他是一位法國遣使會會士,年輕時就想去中國傳教。他學習神學,被祝圣司鐸,并于1834 年達到澳門。

19 世紀初的澳門是準備中國傳教工作的重要地點,比如葡萄牙的江沙維( Affonso Gonsalvez )就在1813 年到1841 年間在澳門的神學院培養了一些中國修道生并編寫了好幾本雙語詞典,比如拉漢詞典和葡漢詞典(那個時候的“拉丁語”稱“辣丁文”)。

1835 年2 月12 日,澳門的法國遣使會會士決定秘密派遣孟振生神父到北京,希望他可以去西灣子。這位28 歲的法國神父每天晚上用茶水洗臉,希望把自己的膚色染黑一點兒,不要讓人發現他是“白人”!他在馬車上和小船上都會裝扮成一個行動不便的病人,以免引起別人的注意,因為他知道,如果被發現他是不被允許進入內地的“外國人”或“泰西”來的人,就會被押送到廣州或澳門。

那時外國人都不被允許去北京,所以孟振生去北京是件很冒險的事。他于1835 年6 月到達北京,在那里偷偷地和中國遣使會會士韓若瑟神父見了面。孟振生曾在北京的正福寺停留過三天,此后他去了西灣子,但他也很關心北京的教產。

孟振生1835 年在北京的日子肯定是忐忑不安的:他害怕自己外國人的身份被發現。在偏僻地區的西灣子,他可能會感到安全,因為那里是教友村,但在北京時他絕對不能公開露面。可能他沒有想到,他的一生中還能有機會在白天公開地行走在北京的街頭。

1860 年,局勢發生了很大的轉變,而對北京的天主教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很好的發展:英法聯軍在1860 年10 月24 、25 日強迫清廷分別和英國、法國簽訂《北京條約》,而根據條款規定,中國政府應該歸還此前沒收的教會財產。

英法軍隊很快從北京撤離,但清廷根據所簽的條約恢復了北京天主教原來的教產。北京的天主教教友可以重新看守和管理那些古老的教堂和文物了,比如正福寺和柵欄的老墓碑。南堂、東堂、西堂和北堂都開始了大規模的重建工程。

    1867 年孟振生為北堂的落成主持了祝圣禮,但兩年后他便不在人世了,61 歲的他于1868 年12 月4 日在北京去世。他的接班人,蘇主教( Guierry )為他舉行了葬禮,參加葬禮的人包括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西班牙、美國大使和使團人員,以及海關總署的羅伯特·哈特( Robert Hart )和東正教大司祭巴拉第( Palladius Kafarow , 1817 — 1878 ,1850 年來北京)。

這就意味著,1867 年在北京活動的外國人已經不少了,他們也都是橋梁人物,他們一步步地學習漢語,教授外語,向本地人傳播外國文化,介紹國際上的知識和科學技術,進行漢學研究,做翻譯,建造西式樓房,拍攝照片,等等。

今天的北京人幾乎都不知道孟振生( Mouly )主教是誰。他原來在正福寺所立的墓碑在20 世紀60 年代的混亂中失蹤了。如果沒有孟振生的勇氣和努力,今天北京天主教的教產可能有一部分就沒有了。北京的天主教應該紀念這位在特殊時期完成特殊任務的法國人。

分享到: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沒有了
猜您喜歡的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